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视死如归的崔廷儒

日期:2016-12-13  来源:  点击:1997

崔廷儒,又名崔景岳,1911年出生,旬邑县城关镇东关村人。14岁考入宝塔高级小学,在许才升的熏陶下,接触革命思想,参加革命活动。1926年加入共青团;次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5月,参加了旬邑农民起义。1930年冬,与蒲玉阶等人组建中共旬邑县委,并负责处理日常工作。1931年,奉上级指示,组织进步青年到甘肃十七路军第十七师师长孙蔚如部开展兵运工作。1932年春,与谢子长、刘志丹领导的陕甘游击队取得联系,使旬邑成为陕甘游击队活动的重要区域之一。

1933年夏,中共陕西省委遭敌破坏,局势十分险恶。崔廷儒不顾个人安危,从陕甘边区前往西安,与孙作宾、胡振家、余海峰等联系,参与组建临时省委工作,任秘书长等职。193410月,临时省委遭到破坏,崔廷儒处境危险,受党组织委派,进入杨虎城部警卫团工作。1935年夏,中央再次组建了中共陕西省临时省委,崔廷儒任秘书长。同年冬,他与渭北工委一起,组织力量,护送刘少奇过关中,赴华北领导抗日救亡运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央重新成立中共陕西省委,崔廷儒任秘书长。1938年春,崔廷儒作为省委特派员到西路巡视工作,接任中共路西特委书记。

1939年冬,为了加强党在宁夏的工作,党组织决定崔廷儒任中共宁夏工作委员会书记。1940年,宁夏工委机关分别设在宁朔县(现青铜峡市)的宋澄堡小学和小坝小学。崔廷儒以商人身份住在宋澄堡小学,并兼任教员。在课堂上,他积极向同学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革命思想。不久,抗日救亡的歌声充满校园,抗日爱国的革命活动在学校和附近农场开展了起来。崔廷儒经常告诫自己和周围的战友,要严格执行党的政策,注意克服大汉族主义,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警惕国民党挑拨民族关系的阴谋。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在银南、银北十几个点建立和健全了党的组织。当时,伪宁夏省主席、地方军阀马鸿逵借口反共防共,镇压各界进步人士的抗日救亡活动。413日,崔廷儒换上一身蓝粗布长衫,头戴一顶礼帽,打扮成商人模样,到银川和平里27号地下党员杜林家中商量要事,不料被国民党宪兵盯梢并包围了杜家,崔廷儒和杜林被捕,被关进宁夏省军警联合稽查处。

在稽查处,敌人动用了大刑,杜林叛变革命,并说出了崔廷儒是共产党员的情况。敌人连夜派人到中宁、中卫两县抓人。不久,崔廷儒派往延安送文件的交通员江生玉也被捕叛变,向特务头子供出了崔廷儒是共产党宁夏工委书记的真实身份,并将宁夏工委向中央汇报的地下党组织报告交给了敌人。

崔廷儒的身份暴露后,敌人对他用尽了酷刑,企图让他指认名单上的人。崔廷儒多次被打得体无完肤,昏迷数次却不说半个字。敌人对崔廷儒软硬兼施,说只要他自首,就让他当宁夏省政府的秘书长,还可以把他的家人接来与他团聚,共享富贵……。崔廷儒丝毫不为所动,坚决不写自首书,不向敌人投降。马鸿逵毫无办法,只得批示:“崔廷儒忠实信仰共产主义,长期监押。”1940522日,敌军法处把崔廷儒转押到宁夏省第一模范监狱。从此,他开始了漫长的监狱生活。

这所监狱的牢房常年见不到阳光,室内阴暗潮湿,充满了霉味,空气只能从牢门上碗大的一个洞里进出。敌人给这些“政治犯”都带上了手铐和铁镣,沉重的铁镣磨得难友们连步都迈不开。崔廷儒见同志们痛苦难忍,就鼓励他们说:“看起来,这些畜生的本领,就只剩下这一招了。不要说一副手铐铁镣,就是再加上两副,我们共产党人也照样斗争!”

不多久,监狱里的同志得到消息:崔廷儒托人给西北局领导同志的信送到了,边区留守处司令员肖劲光来电给宁夏,勒令马鸿逵释放这些无辜的“政治犯”。崔廷儒和同志们深受鼓舞,在认真分析了形势后由崔廷儒提议,组建了监狱党支部,党员们一起分析敌情,研究如何同敌人开展长期的斗争。

塞外的寒风,使冬季的监狱冷得像冰窖一样,同志们身上的衣服都很单薄,冻得直打哆嗦。崔廷儒经常给大家讲毛泽东主席在延安的故事,也讲述自己在陕甘边一带进行革命斗争的趣闻,听得大家笑逐颜开,忘记了身上的寒冷和伤痛。拖着近乎残疾的身子,崔廷儒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对中国革命必胜的信念鼓舞着大家。他成为对敌斗争的一面旗帜,同志们信任他、爱戴他,连监狱的国民党士兵也佩服他。

1941年4月,马鸿逵为了向蒋介石请功邀赏,决定杀害两名共产党员:“外地人杀一个,以示共产党不得来宁夏;本地人杀一个,以示不得跟共产党走。”

马鸿逵授意特务头子马效贤,找崔廷儒最后一次“谈话”。马效贤劝崔廷儒说:“我们马主席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劝你不要那么死心塌地,在哪里不是做官哩。你只要认个错,我们马主席让你当大官,做宁夏省的秘书长!”

崔廷儒坚定地回答:“我要当人民的干部,你们国民党的官再大,我也不想当。死可以,我们共产党人不怕死!”

看看没有什么能打动崔廷儒、改变他的共产主义信仰,马鸿逵签署了秘密处决令:“将崔廷儒拉出去活埋!”

1941年4月17日深夜,黑幕沉沉,风沙漫天,白色恐怖笼罩着塞上古城银川,国民党军警从牢房里押出崔廷儒和孟长有。崔廷儒告诉战友们:“要按我们过去说的,坚持下去。”他走出牢门,又回过身来,轻轻脱下身上的棉袍,送给狱中的战友。特务劝他:“天气冷,穿上吧。”崔廷儒说:“我只冷这么一回,他们更需要。”他转过身,踏着沉睡的大地,一步一步走向刑场。

刑场上,军法官问崔廷儒:“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崔廷儒斩钉截铁地说:“人活百岁,总有一死。我今天的死,虽不得其时、其地,但也死得其值!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这一辈子感到无上的光荣……”不等他说完,宪兵们挥舞着大棒,将他打入坑中……

“中国共产党万岁!”最后一次的呼喊声久久回荡在天际……

崔廷儒牺牲时年仅30岁。在革命的道路上,他几经受挫,但仍然对革命充满着坚定的信心;在条件非常艰苦的环境下,他依然活跃在革命的前沿;他拥有过人的才智和顽强的斗志,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毫不动摇,视死如归,为革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