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渭北群众领袖黄子文

日期:2016-12-13  来源:  点击:2384



黄子文,又名黄成章,1908年出生,三原县陵前乡甘涝池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过中共三原县委委员、中共三原特支书记,陕西省委候补执行委员、省委军事科主任,晋西游击队政委,陕甘游击队政治主任,中共渭北特委委员、宣传部长、原富耀革命委员会主席,陕甘边游击队总指挥部指挥、红2642师政治处主任等职,是渭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194756日,黄子文以国民党陵前乡乡长职务为掩护,率领乡自卫队举行起义,正式改编为渭北总队第一支队,其兄黄子祥和他分别任正、副队长。624日,黄子文带领的部队在三原县陵前乡小道口与国民党保警队遭遇,发生激战,黄子文不幸中弹牺牲,时年39岁。习仲勋同志曾对黄子文给予高度评价。1984322日,习老在北京接见三原党史办工作人员时说:“黄子文同志是真正的渭北群众领袖。” 如今,黄子文同志牺牲已近70年,但他的英雄事迹至今仍在渭北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处于白色恐怖时期的三原县委,活动经费极度困难。黄子文看到这个情况心急如焚,便想着自己家里还有些大烟土,变卖后不是可以给党提供经费吗?但他又不敢向母亲直说,就想了个办法。他先与县委的交通员雷展如取得联系并征得县委书记张性初的同意,在腊月一个漆黑的夜晚,由地下党员李金原、寇俊、李建等同志化装成国民党的稽查队,到黄子文家以搜查大烟土为名来家“巧取”。黄母一再申明没有大烟土,李金原他们就动手“搜查”,结果在麦囤里摸出几包烟土和二百块现大洋。黄母见状慌了手脚,“稽查队”以黄家私藏烟土为罪名将黄子文捆绑起来,声称要带走问罪。出大门走不多远,他们一边给黄子文松绑,一边高喊:“人跑了,追呀,追呀!”李金原他们带上“搜”来的“战利品”,一路春风回到了县城,交给了县委。这对三原县委当时的困难情况来讲,无疑是雪中送炭。

1928年,陕西荒旱频繁,加之国民党当局残酷的压迫,人民群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三原渭北一带更是民不聊生。1933930日《红色中华》一则报道:“陕西自民国十七年迄今,荒旱频发,哀鸿遍野,本年自入夏以来,复经霜雹之灾。仅泾阳之桥底镇发现流尸一千余具,而三原东北楼底村一带,发现尸首达四五千之多。遭灾者,有长安、三原等三十余县”。这正是渭北、特别是武字区一带灾情的真实写照。面对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群众,黄子文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便和武字区区委负责人孙平章、唐玉怀等同志商量发起筹赈运动。1929年筹赈会成立,黄子文任主任委员。筹赈会成立后,抽人逐村逐户调查摸底,并了解到缺粮断炊者不下三千余人,而富豪囤粮户亦有二十多户。“向他们筹粮!”为了打开局面,黄子文率先在群众会上自报出粮十石,并付诸行动。见此,地主豪绅都乖乖地送来了分派的筹粮。全区累计筹了八十余石粮食,使三千灾民得到救济,度过了饥荒。

筹赈工作,触及了地主豪绅的切身利益,他们联名上告。三原反动驻军魏凤楼于1930年正月初四关押了黄子文、黄子祥兄弟二人,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加之群众探监者络绎不绝,魏凤楼迫于压力,便将黄子文兄弟放出。出狱后,黄子文就按照党的指示,与省委派来的陈云樵同志一起组织灾民自救军,点燃了渭北游击斗争的熊熊烈火。

1933年夏,正当红26军不断发展壮大,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进一步发展和巩固之际,时任红26军政委的杜衡(后叛变)却顽固坚持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强令部队南下,到敌人统治力量强大的渭华地区创建革命根据地。由于错误地估计形势,部队一过渭河,就遭到多于我数倍敌人的猛烈攻击,又逢天下大雨,骑兵部队受阻,结果几乎全军覆没。不少优秀的指挥员、战斗员牺牲了,少数幸存者在当地党组织的帮助下来到渭南县赤水镇,准备渡过渭河回照金去。这其中有刘志丹、王世泰、黄子文、曹士荣、杨森等同志。当时敌人到处张贴布告,悬赏捉拿,加之赤水渡口又有敌人一个排的兵力把手,盘查森严,过河谈何容易。为了确保刘志丹等同志的安全,渭南县委决定找几名水性好的地下党员,夜间护送他们泅渡闯过封锁线。但枪支武器怎样带过河呢?这可是比生命还要宝贵的东西啊!同志们在紧张地思索怎么办时,担任放哨的李胜云(黄子文同志的妻子)进屋,毅然地说:“我和世泰同志扮成假夫妻,以给母亲过‘周年’为名携枪混过河去。”大家听后认为这个办法好。可是刘志丹却一语不发,坐在炕上一边抽烟一边打量着其他同志,过了一会儿才说:“胜云去,我有顾虑。一是她才出狱,身体弱;二是孩子小。派她去,我于心不忍,这一走就难说了……。”这个任务确实千斤难负,一旦出了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黄子文见刘志丹为难的样子,恳切地说:“咱这老婆,胆子大着哩!没关系,让她去吧。”刘志丹闻此,便同意了。当晚大家分头行动,李胜云和王世泰迅速化了妆,天刚亮就到了渭河岸边。李胜云穿着白孝服,挎着篮子,篮内装着香、裱、纸钱以及“献馍”等贡品,下边藏着两支驳壳枪、一只手枪;王世泰怀揣一只驳壳枪,抱着李胜云两岁的孩子北平,李胜云还特意戴上假发,梳成盘卷。到了渡口,李胜云从容地回答了敌人的盘问。上船时,“夫妻”俩相互照料,镇定自若。北平还叫了声“爸爸”,王世泰高兴地答应着。就这样顺利地渡过了渭河,在渭河北的商定地点与刘志丹等同志会合,完成了党交给的光荣任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