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荟萃

《聂耳》 :为国而歌

日期:2024-03-22  来源:学习时报  点击:1121

   1959年,为向新中国国庆十周年献礼,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摄制了彩色音乐传记片《聂耳》。这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公开点赞的音乐家,“国之歌者”聂耳于20世纪30年代为我国无产阶级音乐创作开辟了道路。电影《聂耳》讲述了聂耳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如何从一名音乐爱好者成长为人民音乐家、从爱国青年成长为中共党员的故事。

   影片对我国无产阶级音乐奠基人的塑造,非常精准地把握住了人物自身的二重性特点:伟大的革命者+天才的音乐家。聂耳在思想上的进步引领了其在艺术上的飞跃,而聂耳在艺术上的跨越式发展又推动了其在思想上的不断成熟。

   由战斗雄歌迈向音乐康庄

   电影紧扣1930—1935年聂耳从云南到上海后人生的最后五年,适逢上海左翼文艺运动快速发展。初入上海的聂耳在云丰申庄当店员,不久云丰申庄倒闭,失业后的聂耳考入五花歌舞班,希望自此走上音乐家的道路。可五花歌舞班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为攫取经济利益,仍在唱演脱离现实的靡靡之音。这让曾作为昆明学生运动中坚分子的聂耳感到极度失望与愤慨,与五花歌舞班彻底决裂。

   “一·二八”事变爆发后,聂耳前往伤兵转运站慰问抗日英雄,他为大家高唱起激昂振奋的《马赛曲》。此时,以苏平、匡文涛为代表的中共文艺工作队伍迎面走来,他们用《马赛曲》铿锵有力的合唱坚定地声援聂耳。《马赛曲》作为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进行曲本身极富战斗意义,影片中它作为聂耳与革命队伍会师的战斗音乐出现,一方面极大鼓舞了爱国士兵的革命斗志,另一方面有力塑造了聂耳的战士形象,为他加入这支革命文艺队伍创造了契机。

   与歌舞班决裂后,聂耳途经北平欲前往东北参加义勇军。正在北平筹备纪念“九·一八”事变一周年联合公演的苏平对他说:“热情和勇敢只有服从整个革命的需要,才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北平几个剧团在公演中因戏里有一句台词“东北是我们的领土”而遭到无理禁演,大批反动军警将剧场团团围住,台上台下一片抗议,军警队长鸣枪示威。此时聂耳在敌人的枪口下不顾一切地拿起提琴,勇敢地奏响了《国际歌》,引发了现场观众和演员的群起呼应。面对国家空前深重的民族危机和人民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聂耳听从苏平建议回到上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下,为中国音乐开创了一个属于无产阶级的新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对聂耳的进步同学郑雷电的设计十分巧妙。聂耳回上海后见到了自苏区返沪购买药材的郑雷电。对郑雷电去留苏区、往返上海的设计,影片一方面是为将国民党统治区与革命根据地的斗争有机联系起来,使影片对时代背景的呈现更为全面;另一方面郑雷电向聂耳介绍了她在苏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文艺战线的发展盛况,为聂耳哼唱了在红军中最为流行的《兴国山歌》,并鼓励他“相信有一天我会在根据地里听到你的歌”。

   用革命音符掀起救亡巨浪

   作为革命者的聂耳,进行革命活动的主要武器,就是他创作的音乐。聂耳每创作一首歌曲,都是在进行一次尖锐的与敌抗争。因此在大银幕上塑造聂耳形象,必然要着力表现其音乐创作活动。影片对聂耳巨大音乐成就的展示,集中体现于《毕业歌》《开路先锋》《义勇军进行曲》等几首代表作品。透过音乐,影片表现了聂耳在艺术创作上的生动实践与深度思考,如确立新的态度与立场问题、深入生活与群众问题等。

   聂耳历经革命斗争的洗礼,确立了其对音乐创作的新主张,那就是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服务于人民大众的革命运动与救亡事业。革命的风云雷电划破黑暗,成为聂耳生命的主题主调,于是他将亿万人民的革命风暴谱成激越雄歌,为人民呐喊、为革命鼓呼,作品充满了对劳苦大众的同情与对民族危亡的使命,具有鲜明的群众性与时代感。

   影片中的《毕业歌》为聂耳入党后心潮澎湃所作,旋律蓬勃昂扬、感情热烈奔放。前奏收束处镜头快速摇向广袤天地,“同学们,大家起来”“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聂耳的歌曲迅速唱响郊区工学团、工人夜校、学校操场等诸多社会场所。画面以多个内外景的频繁更换,象征了聂耳音乐的广泛传播与深远影响,它团结教育并召唤鼓舞了无数群众。

   正因如此,国民党反动派对聂耳音乐的强大号召力深感恐慌,派人将街头店铺里的聂耳唱片悉数毁坏。进步青年们奋起反抗,用街头大喇叭公然播放聂耳的《开路先锋》,并自发集结于高楼,响遏行云地齐声合唱:“我们是开路的先锋,不怕你关山千万重……”革命群众在战歌的鼓舞下走上街头、振臂高呼,一往无前地展开了要求南京政府出兵抗日的游行示威。

   为新的长城奉献生命绝唱

   《义勇军进行曲》是聂耳短暂而绚烂人生的生命绝唱,是其音乐创作的顶峰,更是其革命生涯最光辉的诗篇。整部电影除此之外的所有音乐和情节,都在为这支歌曲勾勒来踪去迹,都在为它的压轴登场铺垫和蓄势。

   聂耳在抗日伤兵转运站高唱《马赛曲》时,匡文涛就曾提出:“《马赛曲》是很好,可是我们应当有中国的《马赛曲》。”这就像一粒种子,瞬间植入聂耳心田。当他坐在钢琴前反复思量,欲谱写一支中国的《马赛曲》时,苏平提醒道:“要创作战斗的作品,一定要有战斗的生活。”于是聂耳离开歌舞班,打算前往东北参加义勇军。途经北平时,他与苏平到八达岭长城眺望祖国大好河山,感慨日寇的烽火快要烧到长城时,聂耳向长城起誓:“古老的长城啊,你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把我们的血肉筑成一座新的长城!”

   当他拿到田汉被捕前匆匆写成的《义勇军进行曲》歌词时,他联想到沦陷区与苏区那两支相隔万里的人民子弟兵队伍——东北义勇军与工农红军为民族而战的无限豪迈和悲壮,他沸腾的情感在胸膛翻滚,他满腔的热血似要流溢出笔端。就让万千思绪化作红烛映照下一气呵成的音符吧,聂耳为不愿做奴隶的中华民族执笔挥写,义愤填膺地谱就了唤起广大人民万众一心、团结御敌的华彩乐章。

   片末,在《义勇军进行曲》雄壮激昂的歌声中,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高歌猛进。这总结式收束寓意着聂耳音乐曾激励一代代中华儿女穿越烽火硝烟、跨越历史长河,“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它们是中华民族不朽的艺术瑰宝与永恒的精神图腾,《义勇军进行曲》更是在数百件国歌候选方案中脱颖而出,被选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过去无数爱国志士都曾唱着聂耳的歌走向革命,今天聂耳的歌依然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为捍卫国家利益与民族尊严,前进!前进!前进!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