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荟萃

毛泽东是在什么情况下,集中在哪段时间学习《共产党宣言》的?

日期:2023-05-08  来源:  点击:3332

提问:李后强 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二级教授

经常看到这样的说法,毛泽东读《共产党宣言》,读了不下100遍。请问,毛泽东都是在什么情况下,集中在哪段时间读《共产党宣言》的?

解读:李庆刚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共党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共产党宣言》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也是一部科学洞见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经典著作,是科学社会主义诞生的标志。自1920年陈望道翻译的中译本面世以来,《共产党宣言》就成为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滋养的最重要的代表性著作。毛泽东一生读过次数最多的书就是《共产党宣言》。1939年底,他说:“《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后来他还说过,自己每年都会把《共产党宣言》读几遍。毛泽东到底读过多少遍《共产党宣言》,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可能也无法统计。毛泽东指出:“读马克思主义理论就在于应用。”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大潮中,从中国革命和建设以及党的自身建设发展的轨迹里,我们却可以探寻梳理出毛泽东是在什么情况下,集中在哪段时间来阅读《共产党宣言》的主要脉络。

在探求救国救民真理过程中,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确立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五四运动前后,与当时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一样,毛泽东一直在苦苦探寻救国救民的真理,有融汇百家自成一派的高远志向。19203月,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现在我于种种主义,种种学说,都还没有得到一个比较明了的概念,想从译本及时贤所作的报章杂志,将中外古今的学说刺取精华,使他们各构成一个明了的概念。”正是在1920年,通过对各种思潮、主义的反复推求比较,毛泽东第一次读到《共产党宣言》深受震撼并“刺取精华”,终于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真理,确立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对美国记者斯诺说:“1920年夏天,我已经在理论上和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且从此我也自认为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信仰认定了就要信上一辈子。及至晚年,毛泽东还风趣地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他逝世的时候,身边还放着两本革命战争年代版的《共产党宣言》,这是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自然而然的真实阅读状态。

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强调革命斗争和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重要性。在确立信仰的同时,毛泽东认识到革命是“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确信《共产党宣言》关于通过革命斗争的手段,推翻反动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是符合中国实际的方法。他说看了《共产党宣言》后,“才知道人类自有史以来就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基于这样的认识,面对大革命中错综复杂的形势,毛泽东“开始研究实际的阶级斗争”。192512月,《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横空出世,奠定了中国革命阶级分析的理论基础。1926年在纪念巴黎公社55周年集会上,针对有人“怀疑或反对阶级斗争”言论,毛泽东引用《共产党宣言》的话指出:“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他总结指出巴黎公社失败的主要原因,其一是“没有一个统一的集中的有纪律的党作指挥”。他强调:“革命的成功,必须势力集中行动一致,所以有赖于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党来发号施令。”这既是对大革命经验的总结,也是从《共产党宣言》学到的真谛。

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创建新民主主义理论,指引中国革命走向胜利。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多次阅读《共产党宣言》并结合实际提出党的任务。19375月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在论述“革命前途问题”时,毛泽东运用《共产党宣言》中“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等观点,指出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共同抗日,“是完全适合于中国革命的历史要求”,但“共产党人决不抛弃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他们将经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而达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阶段”。他创造性地提出“革命转变论”:党先“坚决地领导民主革命”,然后“争取社会主义胜利”;而联合其他阶级共同斗争,“正是走向社会主义的必经的桥梁”。

全面抗战开始后,国民党顽固派大肆鼓吹“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对此,毛泽东鲜明地提出“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重大命题。19401月,他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一文,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成果,标志着新民主主义理论的形成,毛泽东思想由此也从各方面展开而臻于成熟。毛泽东说:“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就翻阅过多少次。”两者在写作论述风格上一脉相承。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在对反动的社会主义、保守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进行批判的基础上,阐明共产主义社会形态的具体内容和宏伟蓝图。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毛泽东在驳斥资产阶级专政、“左”倾空谈主义、顽固派和辨析新旧三民主义的基础上,得出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走不通的科学结论。新民主主义理论的创建,从思想上武装了中国共产党人,极大增强了全党参加和领导抗日战争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自觉性。

1945年党的七大召开期间,毛泽东多次阐发《共产党宣言》中的思想。在提到“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时,他说:“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是放手发动群众的方针。”在谈到党性与个性的关系时,他指出:“这个问题,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讲得很清楚。”这些重要论述和党的七大制定的路线方针,对党带领人民走向光明前途,发挥了重要指引作用。

把《共产党宣言》作为“干部必读”经典著作,提高全党理论修养和思想水平。《共产党宣言》为共产党人指明了伟大革命运动的前进方向。打铁必须自身硬。在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中,毛泽东率先垂范带领全党不断从这部科学著作中汲取理论和精神滋养。他强调:“指导伟大的革命,要有伟大的党,要有许多最好的干部。”他指出:“我们党的组织要向全国发展,要自觉地造就成万数的干部,要有几百个最好的群众领袖。这些干部和领袖懂得马克思列宁主义,有政治远见,有工作能力,富于牺牲精神,能独立解决问题,在困难中不动摇,忠心耿耿地为民族、为阶级、为党而工作。”理论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坚定。在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号召全党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著作,他开列的书单中第一本就是《共产党宣言》。党的七大前后,毛泽东要求全党读5本马列著作,为首的又是《共产党宣言》。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定干部要学习包括《共产党宣言》在内的12本马列著作,毛泽东亲笔在书的目录前写下“干部必读”四个大字。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也一直把《共产党宣言》作为加强党的建设、提高理论修养和思想水平的必读著作,他批示指出:“党的高级干部,不管工作多忙,都要挤时间,读一些马、列的书。”他经常运用《共产党宣言》中的观点来教育全党。毛泽东曾指出,“《共产党宣言》上说过:‘共产党人认为隐秘自己的观点与意图是可耻的事’。我们是共产党人,更不待说是党的高级干部,在政治上都要光明磊落”,而绝对不可以玩弄阴谋手段。

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探索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力图开创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中国革命成功不易,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更为艰难。毛泽东经常说,遇到实际问题,就去请教马列主义;遇到实际问题,就翻阅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从1954年起,他开始学习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这个版本一直陪伴他到晚年。毛泽东读得很认真,从头到尾,他都用蝇头小字作了注释。1974年,毛泽东要求重新译校《共产党宣言》,以便学习理解起来更为准确。

在阅读《共产党宣言》时,毛泽东多次强调马克思主义也要随着实践的发展不断创新,力求在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开创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19563月,在讨论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时,毛泽东指出,共产主义运动,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算起,于今只有一百年多一点。实现共产主义是空前伟大而又空前艰巨的事业,因为我们走的是前无古人的道路。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19573月,他又指出:“《共产党宣言》出版,只是马克思主义体系形成的开始,还不是马克思主义体系的完成。”

毛泽东还多次表示,要结合中国的经验,为《共产党宣言》作注释。他说:“以后翻译的书,没有序言不出版。初版要有序言,二版修改也要有序言,《共产党宣言》有多少序言。”他指出,这是“理论与中国实际的结合,这是很大的事”。尽管为《共产党宣言》作注释的愿望没有实现,但探索走自己道路的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赫然昭示在毛泽东阅读时所作的大量批注中。在《共产党宣言》有关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剥夺资产阶级占有他人劳动、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与传统的所有制观念决裂,建立公有制等段落处,他都作了密密麻麻的圈画。这些内容,在党领导人民走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都进行过艰辛探索,积累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来源:《学习时报》20230327日第4

友情链接